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图片
 
 
新闻正文
读《平凡的世界》有感--任景伟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10-20 21:12:5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这本书我读过3次,每一次感觉都有些不同。第一次读的时候是高三寒假时,当时由于放完假后就要一模,每天的生活可能略显单调,从早复习到晚,就像按了循环键一样。而我精神可能是比较紧张,不知道如何才能使的成绩变得像以前一样优秀,我感觉这样太累了,想给自己找一些调剂,给自己力量,在书店买参考资料时,碰巧看到这本书,就买了下来。当晚上11点结束复习,便拿起这本书,依稀记得当时窗外飘着雪。而翻起书的第一章却是早春雪融,感觉有些特别。那几天当复习完后,感觉最大的乐趣就是走进那黄土高原的世界,基本每次都是看到一两点中。睡时脑海中浮现的都是这些在苦难中挣扎的黄土高原农民,心总是揪着,我仿佛找到了我想要的那种力量。

    第二次读的时候是高考结束,等待成绩的时候,一下子从紧张的复习中跳了出来,面对着还未做完的试卷,还有想做下去的冲动,但又觉得没什么意义。无聊之下又拿起这本书,不过这次再看的时候,主观的的跳过一些让人难受的部分,如少安与润叶青梅竹马,却因家庭身份世俗的的原因分开;当文革结束后,生活开始变好后,秀英闹着要分家,少安的无奈的泪水;晓霞为救孩子,被洪水冲走,近在眼前的苏式浪漫的两年之约成了泡沫。读了下来,没什么感觉,只是打发了时间。

    第三次读的时候,是今年5月底,6月份,刚忙完一些活动,在活动中深感自己的无能,既不能活跃团队的气氛,情绪又容易失落,与陌生人沟通又有着犯怵。人活着不是都有些用处的吗?就像李白那一直激励国人几千年的名句:“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,那么我的用处是什么?周围的人要么多才多艺,要么能言善辩,要么是乐天派,这些我都没有,那么我会什么?这些年我干了些什么?高中以前,平时学习,放假时,一天到晚追剧。高中以后,回想起来的只是学习,不过高中中旬以后屡屡败北,虽然什么都没玩,但是状态不在,总是乱想一些无解的事情,高考,报考结束后,对于学习仿佛失去了信心,沉迷于网络小说中,开始时是因为有趣,情节很生动,但是后来当我熟悉了所有的情节套路时,有时也感到无趣。但是一旦不读了,烦心事一下子扑面而来,作业不看答案基本不会做,毕业以后我能做些什么?考研怎么办?我的目标怎么办?越是沉迷,这些问题越是解决不掉,这些问题越是让我心烦,越是沉迷小说的世界。在那时候我想做出些改变,改掉些许的颓废,想重新的充满活力,获得一种对生活的热爱。于是我又拿起了这本书,这次我读的很慢,书中的人儿他们仿佛像是高粱一样,顽强地扎根于这片土地上,忍受着狂风骤雨,却越发红颜。那一个多月,我感到我的心好像更静了,面对陌生的课本,也不是特别慌,只是按照计划,慢慢地复习。

    我一直对小说中这种昂扬的精神力量,这种活力,这种对苦难的认识感到钦佩和震撼,在我精神空虚时,给我力量。但是我一直对这种力量来源感到困惑。到底是什么让这群可爱的人们,在面对痛彻心扉的苦难时,拥有不屈的斗志。就像少安先是被迫放弃润叶,后田福堂为了报复曝出自留地的事情而在广播中被批评,政治声誉完全臭掉了,一个人躲在麦田里痛哭,当看见父亲哭后,又连忙安慰父亲,回家后又安慰家里人。又或是少平在事故中为救他人,而被毁容,曾将镜子摔个粉碎,但是当他回到矿上时,看见这可爱的黑色,听见熟悉的汽笛,他仿佛又恢复了活力。

    这些我想不明白,直到前几天我回了一趟村里,我仿佛明白了些什么。坐在小巴车上,我发现了有趣的现象,无论是小区还是集市,它的旁边是农田,而在城市里,你看到的是少许装饰用的草地或是建筑物彼此相连。当我站在集市中的树影下歇息的时候,中年及以上的人,无论男女,皮肤都是棕色的。过了一会儿,我又看见一位爷爷,背躬着,戴着草帽,穿着白褂,裤子挽到膝盖,脚上穿上老式布鞋,手里攥着黑色的布袋,他的肤色在太阳底下黑的有些发亮。凌乱的思绪仿佛抓到了什么:如果说是草原,是狼赋予了游牧民族勇敢,团结,耐心,制约的智慧;那么土地,耕牛赋予了我们汉族宽阔包容的胸怀,坚韧,踏实,稳重,任劳任怨的品质,对生活的热情。正是土地赋予了小说这些人物所需要的一切力量。

    站在树荫下,看着来往的行人,我的脑海又浮现了几幅模糊的画面:年味已经淡出了庄稼人的生活,春风凛冽,我缩着脖子,坐在田边,皴裂的小手抓着碎土来玩。“老四牛”被套上套,拖着木质犁把,铁质犁铧,在田里来回的走着,很慢很慢,偶尔摆动下尾巴。

小麦收割时,无论男女都顶着太阳,头戴白毛巾,牙咬着毛巾,背对蓝天,左手扶住一把秆,右手挥动着镰刀。一直到天已经黑了,到村头割点青草,回去给哞哞叫的老四牛的石槽里放点食。然后生起了火,熬起了米粥,我就不时地添点秸秆,火照的脸通红,流的都是汗,但这是当时我觉得最有趣的事情。也就是此时这个时节,8月份,白天收的玉米,需要剥掉外面的皮,扯出一缕缕的线。晚上在没有钢筋水泥的老式木质砖房中,悬梁上吊着一个白炽灯泡,发出橙红色的光,照在人身上显得人影绰绰的,我坐在一堆玉米中,昏昏沉沉的。不知被谁抱到牛屋旁边的床上。(在村子里有牛的人家是不会睡里屋的,而是睡在牛旁边,防止牛被偷走)

    我是我们这代人为数不多的幸运儿,,能够抓住它的尾巴,能够看到中华几千年灿烂的农耕文明。我仿佛知道为什么知道当少数民族占领中华或者中原,成为统治者时,主动接受汉化?为什么当其他的文明古国都淹没在历史长河中,只有从那些断壁残垣中才能看出它存在的痕迹,我们却依然繁荣昌盛?为什么在国破山河之时,会有那么多仁人志士站出来,站成血肉长城守卫我们的祖国?这些都是土地给予我们的力量,给予我们身体上,更主要是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。

    像小时候一样从田边抓起一块碎土,放在手心里,紧紧的攥着,半晌后,慢慢地松开,在太阳下静静地坐了一会,眯着眼看着片片玉米,用心的聆听土地的声音,使劲地嗅了嗅土地的味道,抛却了一些杂念,一些欲望,心清净了不少,充实了不少。仿佛又重新获得与土地的联系,与黄土高原上那些可爱的人们一样,拥有了生活的热情,面对苦难的从容。谢谢路遥先生,谢谢这朴实无华的土地

图片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4-2017湖南师范大学物理与信息科学学院